• <object id="qigce"><noscript id="qigce"><noframes id="qigce">
  • <output id="qigce"></output>

    <rt id="qigce"><optgroup id="qigce"></optgroup></rt>
    <rt id="qigce"></rt>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上海公司 > 文章正文

    網紅主播的稅務籌劃

    來源:注冊公司代理網 日期:2018-9-5

    網紅主播的稅務籌劃
        網紅主播的稅務籌劃,今天譽勝小編就和大家一起來了解下!
        直播網紅是現在的風口,越來越多的人愛看直播,導致網紅主播的收入飛漲,那么本文就來介紹一下網紅主播的稅務籌劃。

    從娛樂到體育,從秀場到游戲,視頻直播幾乎憑“一己之力”為一大批行業注入了新的活力。

    互聯網行業的發展路徑通常是從風口開始,然后野蠻生長,然后洗牌、再洗牌···

    監管每一次出手,都意味著行業洗牌一次。導致洗牌的另外一個關鍵因素是造血能力,如果單純只靠資本輸血,離場是必然的。

    監管與造血能力有限成為外界唱衰直播的主要原因。實際上,直播作為一種新型的互動方式,消解了圖文的枯燥、視頻的單向傳輸,并且在讓內容無限實時化,讓看見的一切都變得鮮活起來,這是直播給用戶帶來的一種用戶體驗式的變化,是一種「革新」式的技術成熟。只不過,劣幣把這個行業污名化了。讓直播重回正道,是監管帶來的最大利好。

    洗牌是正常的,也是好事。因為只有這樣行業才能走入正軌,而且也正是在這樣的洗牌中,直播才漸漸走向正面,被越來越多的用戶所接受。

    當用戶慢慢習慣直播,這也恰恰帶來了一種新的契機,直播將作為底層基礎設施與各行各業結合。當直播與產業完全融合,盈利的困境其實也將迎刃而解,甚至帶來一個全新的更巨大的金礦。

    有人將2016年視為“中國網絡直播元年”,說的一點兒也不錯。但只有站在風口的人才能看到,與機會并存的更多是“風險”。風口浪尖,有喜有憂。

    事實上,自2014年以來,O2O的互聯網+創業模式席卷中國,隨著越來越多的分享經濟模式出現,如何避稅成了這些公司迫切需要解決的事情。但由于目前我國的稅制設計,因為歷史原因以及本身政府決策的效率問題,并沒有太多考慮自由職業者的利益,從而導致分享經濟在中國碰到了很多稅務上面的困難。

    剛站穩腳跟的直播平臺,哪一個不是時時刻刻如履薄冰、膽戰心驚地與風浪搏斗?避免隨時被前浪、后浪、大浪、甚至陰溝里的小浪拍在沙灘上。

    「直播+」的引力

    直播與電商的結合,對于直播與平臺而言都是雙贏。對于直播,可以獲得收益分成,擺脫單一的盈利模式;對于電商平臺,可以帶動銷量的提升。

    雙方合作的一個邏輯是直播平臺做為一個流量入口,推動產業端變現,而此也是整個直播+的發展思路。

    實際上,直播+是整個直播行業對于盈利模式的一種全新探索,從2016年便開始了。去年5月,花椒與途牛合作直播演員顏丹晨量子號郵輪行。據了解,途牛通過口播方式發放旅游券,成交額破100萬元。

    今年4月,一直播聯合眾多汽車媒體、汽車KOL,共同發起「2017上海國際車展ONLINE直播活動」。據介紹,最終實現2100余萬直播觀看、超過2400條的網友互動。

    雖然并沒有明確的數字說明直播+到底給直播平臺帶來了多少收益,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幾乎直播平臺都把直播+作為一個重要的戰略方向去布局。

    另外,除了直播+產業,直播+社交也被創業者盯上,就像之前的圖片+社交,雖然是可以作為一種大膽的想法去嘗試,不過在騰訊社交獨大的背景下,直播+社交如果想要做成一家大公司,其實還是挺具有挑戰性的。

    直播是一場持久戰,短時間的勝出不能說明什么,長遠看還是看資本與資源。

    即使直播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還是比較難自足,這點像現在的視頻網站,但是直播+的方式將有可能改變直播盈利模式單一的問題,對于產業而言,這也是一種全新的傳播變革。

    “全民直播”時代來臨,如何穩操勝券?有些事情是可以預判的。

    因為,不管你是剛剛進入直播圈的黑馬,還是未來的獨角獸,都對一根無形的紅線談之色變——稅收。

    又因為,不繳稅,慘;繳稅,苦。(畢竟我們都要堅持在法律框架內,才能快樂地玩耍!)

    長期在知乎游蕩,有個提問讓我久久思考:

    “主播平臺有義務給主播代扣代繳勞務報酬個稅嗎?類似于YY直播平臺或者斗魚。”(這個問題問得好!)

    我很正經地回答:

    “是。主播平臺有責任代扣代繳主播勞務報酬個稅。現在主播市場還是在洗牌階段,有許多平臺基本沒有代扣代繳個稅。比如,對于許多平臺來說,在前期開拓市場階段根本沒有精力或資本幫主播代扣代繳個稅;也擔心主播因上繳個稅收入變少投靠別家。或者,一些成熟的主播平臺會從主播收入中扣8-11個點左右,作為平臺中介費(不包含代扣代繳的個稅),大家目前關注的焦點緊緊放在眼前利益的搶奪,市場資源的火拼,并未冷靜的看待平臺的健康發展。“

    ——也許你一口氣讀完覺得云里霧里,卻還是驚起一身冷汗。簡單來說,就是繳稅的話,平臺心里苦啊。

    當前,主播和直播平臺一般有三種合作方式:

    第一種,有的主播是和平臺直接簽約;

    第二種,是平臺和經紀公司合作,由經紀公司來協調主播來進行直播;

    第三種,則是普通人直接使用直播軟件進行直播。

    直播平臺的頭部主播一般都是和平臺直接簽約,此時主播獲得的收入則為工資薪金所得,應該按照3%到45%的稅率來繳稅,由平臺代扣代繳。比如A網紅當月收入10萬,平臺按照國家個稅征收稅率來發放,該網紅應該要扣掉45%,即是要扣掉29920元,最后網紅到手的錢只有70080元。

    “咱們國家的稅法的政策是獲得收入者交稅,直播有些類似網絡交易,如果是在直播平臺上發生的交易,直播平臺必須要繳納稅款。”中央財經大學稅務學院教授說到。現在網絡上有很多新的交易方式出現,政策的出臺需要對情況更加了解,一般只有在形成一定規模之后國家稅務總局才會出臺相關政策,但對于以虛擬貨幣打賞為主要交易方式的直播,仍然可以按照網絡交易的原則進行征稅。

    有直播平臺負責人認為,不少平臺主播的收入都是通過自己的支付寶、微信提現的,所以沒必要替主播們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對此,財大教授表示,一般征稅都是從形成收入的來源查起,雖然征稅的對象是獲得收入的主播,但是在平臺形成的收入,不管是以什么樣的方式提現,稅款都應該由平臺來代扣代繳。

    雖然心里苦,但是,平臺如果想考慮長遠發展,稅務紅線堅決不能觸碰,如果存在僥幸心理偷稅漏稅,不僅影響平臺的發展,而且觸犯稅務法律,后果將會很嚴重!

    直播平臺的突然火爆,也引起了稅務部門對于直播平臺稅收不規范行為的重視。

    首先,我們分析一下B2B/B2C/C2C平臺現在運營的模式和存在的一些稅務風險:

    1、初期為撮合模式

    平臺僅撮合客戶和服務者發生交易,有的平臺給予一定補貼,平臺記錄交易信息;服務者為客戶提供服務后,直接從客戶處收取服務費。

    2、復雜管理模式

    客戶通過平臺下單,服務費先支付到平臺,可能從平臺獲取發票;

    平臺從客戶處收取資金,然后支付給服務者;

    服務者為客戶提供服務,從平臺處收取服務費;

    只要涉及到服務者從通過平臺獲取收益,平臺為扣繳義務人,必須幫服務者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請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

    第八條個人所得稅,以所得人為納稅義務人,以支付所得的單位或者個人為扣繳義務人。個人所得超過國務院規定數額的,在兩處以上取得工資、薪金所得或者沒有扣繳義務人的,以及具有國務院規定的其他情形的,納稅義務人應當按照國家規定辦理納稅申報。扣繳義務人應當按照國家規定辦理全員全額扣繳申報。

    服務者從平臺獲取收益,平臺為扣繳義務人,有責任按照國家個稅法規全額申報,有的平臺喜歡自己騙自己,打著代收代付的口號,政府、稅務局不是傻子,請先研究清楚相關代收代付的法規。普通企業法律上不允許進行代收代付的業務(代收代付是銀行和金融公司所允許的業務范圍)。

    專家有話說:

    首先是要看直播平臺是否有代扣代繳任務?平臺是否是網紅主播資金的支付人?如果是支付人,就有扣繳義務,比如資金打到平臺的賬戶,那么網紅的收入就算是平臺支付的;現在平臺主播有三種:第一種就是工資薪金,打賞都是平臺收入;第二種,錢打到網紅的個人賬戶,網紅該自己繳納;第三種,網紅的收入先打款到平臺,資金再從平臺分給主播,平臺應該履行主播個人所得稅的代扣代繳義務。

    ——中稅網稅務師事務所總裁王冬生

    《參考個人所得稅代扣代繳暫行辦法》

    第五條扣繳義務人向個人支付應納稅所得時不論納稅人是否屬于本單位人員,都必須代扣代繳其應納的個人所得稅稅款。前款所說的支付,包括現金支付、匯撥支付、轉賬支付和以有價證券、實物以及其他形式的支付。

    《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

    第三條非金融機構提供支付服務,應當依據本辦法規定取得《支付業務許可證》,成為支付機構。支付機構依法接受中國人民銀行的監督管理。

    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任何非金融機構和個人不得從事或變相從事支付業務。”

    ——坦白來講,就是不繳稅的話,慘啊。

    網絡直播平臺這一全新媒介形式的出現,引發了一場傳播革命的同時,它也讓明星IP所產生的粉絲經濟變的可測量。截至今年6月,直播類App滲透率環比去年增長近50%,資本注入的速度和金額超乎想象。

    無論這個風口是否能重塑我們的社交方式,但錯過了這個風口,畢竟是一種遺憾。作為主播平臺在現階段優雅地跨過“有責任代扣代繳主播勞務報酬個稅”這個坎兒?

    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有!輕松財稅-掘算寶為主播平臺提供專業成熟的財稅解決方案!

    目前不僅完善解決了主播平臺產生的稅務法律問題,而且還讓主播避免了高稅收的損失,實現了雙贏的局面!

    稅務籌劃不是偷稅漏稅,而是根據法律合情合理合法地進行稅務統籌與規劃,達到節稅的目的。通過以上網紅的稅務籌劃案例,希望能對你有所啟發。
        網紅主播的稅務籌劃,今天就先介紹到這里,下一篇文章我們再一起來分享!

    欄目導航
    最近更新
    熱門排行
    相關閱讀
    • 沒有資料

    天津十一选五爱彩网